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SFC

終審法院一致駁回嫌疑海外操縱者提出的上訴

終審法院一致駁回由David Subotic(男)、Sasha Szabo(男)、Eastmore Global, Ltd.、Eastmore Management, LLC、Eastmore Holdings, Ltd及Current Trading, LLC(統稱為“Eastmore被告人”)就本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文件的安排而提出的上訴。該安排源於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在一宗涉嫌虛假交易案中提出的法律程序。


2019年7月,證監會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第213條,在原訟法庭對Eastmore被告人等一群本地及海外交易商和投資者(該集團)展開民事法律程序,指他們涉嫌透過一項規模龐大及經仔細安排的計劃(該計劃),操縱正利控股有限公司(正利)的股份。該計劃為該集團賺取了約1.249億港元的非法利潤(註1)。


Eastmore被告人均為海外公民或在香港境外註冊成立的實體。證監會藉由《高等法院規則》下的若干途徑,取得(其中包括)針對該集團的單方面資產凍結強制令,以及在本司法管轄權範圍外向Eastmore被告人送達文件的許可。Eastmore被告人遂作出若干申請,就原訟法庭授予在本司法管轄權範圍外向他們送達文件的許可提出質疑(註2及3)。

2021年7月23日,原訟法庭維持就在本司法管轄權範圍外向Eastmore被告人送達文件授予的許可。該等被告人其後針對原訟法庭裁決而提出的上訴,於2022年12月30日被上訴法庭駁回(註4)。


Eastmore被告人繼而針對上訴法庭的裁決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終審法院在駁回他們的上訴時,裁定本案在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令狀無須取得法庭的許可(註5)。

在得出上述結論時,終審法院於其判決書中表示:“《證券及期貨條例》有關針對‘在其他地方’從事影響香港市場的虛假交易的人士賦予司法管轄權的政策清晰明確,且屬意料之內。於香港交易所進行的交易來自全球各地,因此,在法律上容許對令本地市場的投資者或其他參與者蒙受損失的離岸欺詐者施加制裁,顯然是合理的做法。”


法院亦表示:“《證券及期貨條例》的原意明顯是為了應對不同地域範圍內損害市場參與者的不當行為。因此,第274(1)條及第274(3)條適用於當任何人‘在香港或其他地方’作出影響本地市場的相關不當行為時發生的虛假交易。”法院進一步釐清,第274條(或《證券及期貨條例》第XIII部的其他條文)並非僅僅是描述性質的條文,而是旨在與《證券及期貨條例》其他條文同時運作,並應一併解讀和詮釋(註6及7)。


證監會法規執行部執行董事魏弘福先生(Mr Christopher Wilson)表示:“我們歡迎終審法院的判決,有關判決確認了本會在《證券及期貨條例》第213條下的權力。是次判決傳遞了一個重要訊息,表明證監會將繼續保障廣大投資者的集體利益。無論不法分子身在何地,證監會都會堅定不移地採取執法行動,打擊他們的跨境市場失當行為。”

另外,證監會已對串謀就正利股份進行虛假交易的部分本地該集團成員展開刑事法律程序。案件將於2024年4月22日在原訟法庭由陪審團審訊(註8)。



備註:


  1. 請參閱證監會2019年8月27日的新聞稿。

  2. Eastmore被告人為加拿大或美國公民,或在開曼群島、美國特拉華州或塞舌爾共和國註冊成立。

  3. Eastmore被告人藉日期為2019年11月11日的傳票,尋求(i)宣告法庭就訴訟中的申索或濟助的標的事項對他們沒有司法管轄權,(ii)頒令撤銷法官所給予的許可,及(iii)頒令解除針對他們的臨時強制令。

  4. 原訟法庭和上訴法庭日期分別為2021年7月23日及2022年12月30日的判案書載於司法機構網站

  5. 《高等法院規則》第11號命令第1(2)(b)條規則訂明,如藉某令狀提出的申索是原訟法庭憑藉任何成文法律具有權力聆訊並裁定的申索,即使被告人並非在本司法管轄權範圍內,在本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該令狀是無需許可而容許的。由於第11號命令第1(2)(b)條規則適用,本案無須就在本司法管轄權範圍外送達文件取得許可。

  6. 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第274條,如任何人意圖使某事情具有造成證券交投活躍或證券在行情或買賣價格方面的虛假或具誤導性的表象的效果,而在香港或其他地方作出或致使作出該事情,則虛假交易即告發生。

  7. 終審法院日期為2023年10月30日的判案書載於司法機構網站

  8. 請參閱證監會2020年8月13日的新聞稿。

Comentarios


iStock-1196103591_edited.jpg

Make the right and trusted choice to grow

bottom of page